球场上的少女

添加:2016-09-29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  偌大的篮球场上,少女洁白的肉体在灯光下分外夺目。
  景俪抚摸着她的下体说:杨芸同学的阴部又干净又漂亮,队员们玩起来会很高兴。」她从手袋里拿出那根黑色的按摩棒,顶在女生穴口,轻柔地微微推入,感觉到了吗?前面膨起的是龟头,形状像一只大蘑菇,周围有很深的冠沟。现在你收紧阴道口,顺着胶棒插入的方向抬起阴部,用你的阴道把它含住……」景俪把胶棒浅浅地插在杨芸阴中,在曲鸣的注视下,杨芸依照老师的指导,羞涩地挺起下体,乖乖用鲜嫩的蜜穴套住胶棒,学着用自己柔腻的女阴去抚慰男性。
  等她动作不那么生疏,景俪慢慢开始抽动胶棒,一边教杨芸随着胶棒的进出挺动下体,做出迎合的动作。
  透明的淫液从少女蜜穴中溢出,从腿间淌下,顺着粉臀滴在球场的地板上。
  景俪的抽送越来越快,最后杨芸再跟不上她的节奏,只能竭力抬起粉臀,让那根黑色的胶棒在自己柔嫩的性器里尽情捣弄。
  还是女人最了解女人,在老师的戳弄之下,杨芸脸色潮红,两只浑圆的乳房上,乳头硬硬翘起,她娇喘着挺起下体,秘处淫液泉涌,被胶棒插得叽叽作响。
  淫水在球场光亮的地板上汇成一片,映出少女轻颤的雪臀。美艳的女教师观察着女生的表情,忽然把胶棒用力捅进她湿透的小嫩屄中,接着打开了开关。
  杨芸不知道那根按摩棒会是电动的,胶棒突然在蜜穴中旋转起来,巨大的刺激使杨芸尖叫着抬起屁股,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。可爱的小嫩屄夹住旋转的按摩棒不住收紧,喷出股股淫液,迎来了她生命中第一次高潮。
  曲鸣嫌普通轿车空间太窄,十六岁生日的时候,他选择了一辆越野车作为生日礼物。上次回家,他把车开到学校。
  方青雅一直觉得儿子这么聪明,没必要读书,一方面又觉得儿子还小,应该多玩玩,现在曲鸣的玩具已经换成了越野车、女教师,在方青雅的感觉中,还和他三岁时玩那些玩具车、布头狗差不多。
  曲令铎年纪比她大了近四十岁,两人的婚姻说不上好,也说不上坏,只不过平平常常过日子罢了。方青雅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就和她那些女友一样,可以花上一整天的时间只为做一个发型,就这样还觉得时间长得过不完。
  这天晚上杨芸又一次没回宿舍,离开球场,曲鸣带她去了赌场。
  巴山大感意外,瞪着杨芸说:这真是周东华的妞吗?」没错。」曲鸣拍了拍杨芸的屁股说:还是处女呢,我刚搞过。别看个子小,奶子可够大。这是大屌,我的兄弟,给景俪老师屁眼儿开苞的就是他。」杨芸仰起脸才能看到他的面孔,这个身高两米的男生对每个女生来说都像是一头庞大的怪兽,她有些紧张地说:你好。」巴山咧开嘴,露出一个粗野的笑容。
  她听说你是我兄弟,想来跟你做爱。」曲鸣回过头问杨芸:是不是?」杨芸红着脸点了点头。
  曲鸣刚要开口,手机响了起来。
  蔡鸡打来电话,老大,还不回来?我做两个人的功课啊,累死我了。」别着急,景俪老师一会儿去,让她帮你作。」太好了!」杨芸脸上还带着高潮未褪的红晕,低声说:他也是你的兄弟吗?」曲鸣朝巴山肩膀上擂了一拳,他跟大屌一样,是我最好的兄弟。」杨芸低头看着鞋尖,难以启齿地说道:你们男生关系好的……都一起用的吗?」曲鸣和巴山对视一眼,没有回答,他看着时间,过了一会儿,给蔡鸡打了个电话,到了吗?让她接。」景俪老师,告诉她你在做什么。」杨芸接过手机听了一会儿,轻声说:我知道了。」曲鸣冷笑着说:她在做什么?」杨芸脸色通红,神情羞窘地说道:她一边做功课……一边跟你的好朋友做爱。」曲鸣把腿伸到玻璃圆桌上,点了根烟,去吧,让我兄弟高兴一下。」杨芸的纯美让巴山早已心痒难耐,他推开包厢的门,朝杨芸摆了摆头。
  杨芸羞怯地低着头走进包厢。门开着,房间里传来悉悉索索的脱衣声。过了一会儿,巴山光着膀子出来,随手带上门,然后把一条白色的小内裤扔到桌上。
  巴山哈哈大笑,老大,真有你的,怎么搞的?让这妞这么听话。是不是用的那药?」这是他们三个人的秘密,一旦服用,被施药者会把三分钟内看到的人当作最亲密、最信任同样也是最深爱的人,毫无保留地信任他。景俪是第一个试验品,杨芸是第二个。
  也因为药,也因为她自己够贱。」曲鸣枕着手臂说:周东华的马子怎么样?」巴山嘿嘿笑了两声,够正点!个子不高,看上去跟高中生,下面嫩得连毛都没长几根,没想到两只奶子那么大。」内裤扒了,屄都让你看了,怎么还不赶紧干?」老大,几天没见你了,整天窝在这里,想跟你聊聊。」曲鸣点了根烟,吸着递给巴山。两个人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,曲鸣说:我一会儿回去,那妞就留在你这里,好好玩玩。明晚我来接她。」巴山说:老大,周东华要知道你这样玩他的马子,非气得吐血不可。」曲鸣冷冷说道:他气得尿血干我屁事,他马子自愿被咱们玩,又没有人逼她。」巴山咧嘴笑着说:那药还真有意思——老大,你准备怎么弄这妞?」曲鸣若无其事地说:姓周的要这妞订婚,如果他知道自己未婚妻不光处女被我们搞了,还跟红狼社每个人都搞过,周东华还有什么脸在滨大混。」巴山说:周末的比赛,我想去看看。」曲鸣想了一会儿,道:你还是不要去了。许晶的事还没完,听说学校里有警察,我不想你被人看到。」知道了,老大。」曲鸣坐起来拍了拍巴山的肩,别担心,下学期我会想办法让你恢复学籍。


  他妈的,」曲鸣爆了句粗话,我们三个上学都没分开过,却让那贱货搞得你退学。那个贱人呢?还没死吗?」没有。每天都给她输营养液,一时半会儿死不了。老大去看看吗?」不了。明天再说。」曲鸣看了远处紧闭的房门一眼,慢慢说:我觉得她有事瞒我。小心些。」巴山知道他说的是哪个女人,点了点头。
  回到宿舍,蔡鸡已经干完睡了,景俪光着湿答答的屁股坐在椅中,正在灯下做两个人的功课。
  曲鸣推开书,明天再做,先陪我睡觉。」景俪听话地洗过澡,然后光着身子爬上床,抱住曲鸣的身体,轻轻替他按摩背脊。
  手上还痛吗?」没感觉了。」那个女生……真的是别人的未婚妻吗?」周东华,滨大篮球之王。过几天要跟我比赛。」他很厉害吗?」曲鸣点了点头。
  景俪没有丝毫怀疑地说:你一定会赢的。王子。」曲鸣挑起唇角,当然。」那个女生很漂亮。也很可爱……往后你准备怎么样?」这是今晚第二个人问同样的问题了,曲鸣有时候就想,如果人不用考虑明天该多好。
  我有个主意。等想好再告诉你。」她很招人喜欢。」你说对了。男人都会喜欢她的。」景俪感觉到他的勃起,要做吗?老师陪你。」曲鸣翻身把景俪压在身下,从背后进入她体内。女教师顺从地抬起圆润的屁股,感受着他年轻而强壮的阳具进入蜜穴。她闭上眼,红唇中逸出一声柔媚而满足的呻吟。
  骚一点。」曲鸣同学,老师被你干了……」景俪媚声说:老师被他骑在背上,让他在老师屄里面插插……」逃课在滨大并不算什么大事,但像曲鸣逃课这么猛的还不多见。自从手受伤之后,除了那趟旅行,曲鸣几乎就没在课堂上再出现过,所有的功课都由蔡鸡搞定,所以他走进教室的时候,同学们都露出讶异的表情。
  在同学眼里,那个高个男生冷冷的,显得很难接近。虽然同在一班,但除了知道他篮球打得好,别的都一无所知。
  曲鸣对功课没什么兴趣,他来上课,唯一的原因是免得老爸知道了唠叨。一到教室,曲鸣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连上课铃都没有听到。
  来上课的老师摇了摇头,不再管他。滨大每一届都有几个权贵子弟,这个学生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,但曲董的方助理曾拜托他多加照顾。这个照顾从老师的角度来理解,是照顾老师本人,别让学生给他找事。
  老师摊开书,开始讲课。
  喜欢逃课的不只是曲鸣,周东华也不逊色,论功课他比曲鸣也强不了多少,不过他没曲鸣那么嚣张,又是接到大联盟邀请的毕业生,老师也乐得网开一面。
  周东华一大早起来,先慢跑热身,然后作了几组力量训练。篮球馆虽然被红狼社占了,但滨大的露天球场有很多,周东华拣了块场地,开始练习远投。
  他并没有把几天后的比赛放在心上,对他来说,假期大联盟的篮球训练营才是决定命运的时刻。他比曲鸣大了三岁,今年二十一,正处于力量和弹跳的巅峰期,如果明年顺利进入大联盟,将对他一生有不可估量的影响。
  周东华今天的状态很好,三分线外的远射十投九中,昨晚的酒精对他没有显示出丝毫影响,这一点无论是陈劲还是刚锋,都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  周东华手热得发烫,正投得起劲,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冷漠的声音,你为什么要投三分?」周东华回过头,一个挎着皮包的女生站在球场边。她穿着黑色的真丝衬衫,脸色有一些苍白,那双略显妖艳的丹凤眼让人过目难忘。也许说是女人更准确一些,比起其他女生,苏毓琳无论年龄还是外表,都显得更加成熟,那种绰约的风姿,完全是妇人才有的韵致。
  周东华心里跳了一下,他当然认识这个身上充满各种绯闻的校园美女,尤其是那些照片——她不会知道自己见过她被强暴的照片吧?
  被女生搭讪也是常有的事,周东华避免麻烦的方法就是装傻,他耸了耸肩,瞄准篮框再次出手。球在框上磕了一下,偏框而出,滚到一边。
  苏毓琳摘下皮包,俯身捡起球,你不应该练投三分。」苏毓琳审视着那只篮球,慢慢说:投三分要的是天赋,有些人有,有些人没有,练是练不出来的。」她脱掉鞋子,光着脚捧起球走到三分线外,然后原地踮起脚尖,手臂向上推出。篮球划过一条高高的抛物线,落入网窝。
  苏毓琳仰脸看着晃动的篮网说:这种天赋你没有。」周东华惊讶地挑起眉毛,他出手时是先瞄后射,球的弧线很平,速度更快,力量更足,而苏毓琳的投篮弧线很高,球速稳定,落点也更准确。


  我不知道你会打球。」因为我的身高到十四岁就没有再长了。而且,」苏毓琳说:打篮球是很花钱的。」周东华当然知道一双好的篮球鞋有多贵,但他仍然不相信一个女生真的会打篮球。看到苏毓琳投篮之前,周东华甚至怀疑她有没有力气投那么远。
  周东华挠了挠头,回到最初的话题,你说我不应该练三分?」练出来的命中率与有天赋的不一样。练习中你命中率有多少?九成?比赛呢?有三成吗?」周东华估计了一下,老实说:还要低一点。」练习与对抗性的比赛差别极大,练习时百发百中,到比赛时能保持一半的命中率已经不错了。
  那么一场比赛你有多少个三分投篮机会?」六个,或者十个。」苏毓琳掠了掠发丝,你一次也不会有。」哦?」因为没有一个教练会在你身上浪费七成以上的机会。他们宁愿把机会留给一个纯粹的三分投手,而不是让一个内线球员在线外撞运气。」周东华抱着肩露出深思的表情。他一向以自己技术全面自负,却很少想到这一层。赛场上需要五个位置的一流球员,而不是一个能够打满五个位置却都属于二流的球员。
  他的三分与状态关系很大,发挥好时一场比赛投中十个也不奇怪,发挥一般时,命中率只有两成左右。正如苏毓琳说的,任何一个教练都不会拿球员的状态当赌注,他们需要一个每场比赛即使只能投中三个三分,但状态稳定的射手,也不需要一个上一场能投中十球,下一场一球未进的波动型投手。
  从另一方面说,他最适合的位置是大前锋,以中投、上篮为主要得分手段,即使不会投三分球也丝毫不损其价值。
  我明白了。」周东华向前跨了一步,越过三分线,我的位置在这里。」苏毓琳长长的发丝在风中飞舞,那张妖艳的丹凤眼冷漠地望着天际。她站在球场水泥地上,赤裸的美足白得让人心痛。
  周东华扭头避开她的裸足,脑中却浮现出照片上那些淫秽的画面,提醒他这个女生曾经在校园里被人轮奸过,还拍成裸照。他忽然想到,那些人是不是拿照片来要挟她,逼她……周东华身体很快有了反应,他不敢再想下去,连忙咳了一声,你……找我有什么事吗?」他可不想让杨芸撞到他们在一起,毕竟苏毓琳名声不大好。
  听说过几天,你要和曲鸣一对一比赛?」周东华心里泛起怪异的感觉,刚锋曾经说过:那些照片来自于曲鸣宿舍内的计算机。
  他点了点头,是的。」苏毓琳弯腰穿上鞋子,替我打败他。」周东华很想说自己一只手就能打得那个小子满地找牙,但只说了一个字,好。」小心一些。他为了能赢,什么都做得出。」周东华自信地说:我会让他后悔为什么进滨大。到时候来看比赛你就知道了。」不了。我请了假,」苏毓琳拿起了皮包,下个学期才能再来。还有一件事,请不要对别人说见过我。」哦……」周东华想说些什么,但没说出口,最后只说了句:再见。」周东华抱着球坐在球场边,从昨天中午到现在,差不多一整天没有见到杨芸了,不知道她在做什么。他给杨芸发了条短信:想你了。中午一起吃饭吧。
  杨芸没有回。